顾束

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


齐木楠雄最喜欢的普通人.

日圈的,是小号,日常向.


愿意认识我就请看下方啦谢谢你!

(敬称略)


◇番剧/文学/音乐/游戏(不常玩)

声优:神谷浩史✧*。
「DRRR!!」
「万神纪」
「琅琊榜」
HW的爱藏.
写手priest.
制作人的李泽言.
雷mxtx.
雷AtR腐.


—————————♡

◇日方与V家

唱见:天月✧*。
其余:伊東歌詞太郎 赤ティン 大T 汤姐姐 Zero 等
主食合唱:甘党加湿器 mafutin まふ月 96月 FY
乐队组合:SEKAI NO OWARI(世终) GReeeeN(牙医)

VOCALOID CHINA 星尘
VOCALOID FUKASE
国人P:JUSF周存
日方P:匹老板 Neru 橙星 keeno 春卷饭 等

◇好感

歌手:米津玄师
演员:石原里美
爱豆:二宫和也 渡边麻友 前田敦子

—————————♡

◇国人

唱见:茶理理
演员:胡歌 白宇

仲夏夜

啊甜..........

亞芽ゆいつき:

*甘党加湿器

*超级短打



  即将下雨的闷热空气在仲夏的夜晚格外清晰,天空刚刚灰白的脸色渐渐沉下来,一不留神就被厚重的墨黑取代。夹杂着汗水的风在田野四处流窜,窗外的景色转眼即逝。


  车厢内的空调开的有点大,凉嗖嗖的风正朝着裸露的皮肤呼呼地扑来。天月不自觉打了个冷颤,缩了缩正敞开衣领的脖子,弯下腰往背包里细细摸索着。随即他抽出一件米白色的棉质外套,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展开就将衣服套进手臂里穿好,再把柔软的外套鼓鼓地放在肚子前,末了感觉良好地拍了拍。

  做好了防寒措施后他马上就有点犯困了,随着天色逐渐暗淡,天月瞇起眼睛就开始打盹。可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就手忙脚乱地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打开那些颜色斑斓的软件,插上耳机就开始打今天要完成的定番游戏。


  歌词太郎坐在窗边,靠着后座的颈枕正盯着外面的风景独自发愣。他从刚才就感觉到身旁的人正窸窸窣窣地鼓捣一连串的事情,在安静昏暗的车厢内就像一只在草丛里到处忙碌的小花猫。余光中他看见天月正双手握着手机,指尖噼里啪啦地快速戳向屏幕,一下子蹦出了某个鲜艳的人物图案之后,下一秒就能听到对方窃喜的笑声。

  他把这些细微的动作全部擅自归为可爱,勾了勾嘴角又继续望向窗外。


  直到那些细小的声音都逐渐停止,原本空荡荡的手臂旁多出了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温暖热度,歌词太郎茫然地转过头来正眼看向对方,垂下眼帘才发现天月早已挨在他身上睡着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眼看着对方手上勉强扶着的手机正摇摇欲坠,挨在自己边上的身体也正随着车厢的颠簸慢慢往下滑,歌词太郎连忙倾向这边,一手抓住还在泛亮的手机,一手搂住了天月的腰身将他一把捞了上来。而迷迷糊糊的天月只是咂了下嘴又不自在地扭了扭,没想到却更自然而然地往歌词太郎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这下子睡得更加踏实了。


  歌词太郎此刻的身体有点僵,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手里还泛着光的手机屏幕似乎催促着他进行下一步的操作,于是他硬着头皮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往下按,好不容易点了一大堆之后,才终于按出了一个对方看到会开心得在他面前欢呼的图案。然后他安下心来呼了口气,把手机放回袋子裡,空出双手搂了搂身前软软的身体。

  天月睡熟了,一呼一吸都轻的平稳。空调的风将他脑袋上的头发吹的一翘一翘的,歌词太郎抬起手来朝上面抚了抚,手心一下子就变得干燥又冰冷。他把自己身后风衣的帽子卸下来,轻轻搭在了天月的脑袋上,为他挡住从上方吹来的凉气。

  都说困意会传染,刚才还精神地对着窗外发呆的歌词太郎,如今就变得眼皮都有点撑不起来。模糊中他瞧见天月的双手从袖子中间露了出来,往上握了握发现有点冷,随即又拉了拉袖子直到可以遮住整只手。

  做完这一切的歌词太郎默默探出脑袋往前面瞅,天月平静的睡脸就这样清晰地映在他的眼底。于是他便小动作地弯下身来,朝着对方有点翘起的嘴唇就悄悄吻了上去,紧接着唇线贴着脸颊,然后是眼帘,额头,逐渐往上。直到亲吻到柔软的发丝,歌词太郎才收紧了搂着对方腰身的怀抱,靠着天月的脑袋,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睛。



  夜色匆匆,地球转动。时间在日月星辰中悄然流逝,思念在璀璨梦境中相互重合。直至第一抹晨间曦光透过玻璃,轻柔平淡地映在彼此的侧脸。

  细润无声,万籟俱寂。



  余光中天月瞄到了正准备下车的たると,看见了自己已经醒来的他笑着比划了一下手势意指他们下车的时候记得把车钥匙拔下来就好,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车厢。

  天月完全还是状况外的状态,懵懵忪忪地打了个哈欠,空气中飘着的尘埃粒子沾到他的睫毛上有点痒,于是他又将被衣服盖住的手伸出来揉了揉眼睛,放空地盯着只剩下他们两人的车厢。脑袋上挨着的重量还未离开,可圈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却缓缓地收了收,他就知道歌词太郎已经醒了。

  于是天月懒懒地把手臂抬高往身后探,准确地摸摸对方耷拉下来的脑袋,揉了揉之后又转过身来,一抬眼就捕捉到了意想中已经盯着自己看的细长眼眸。天月往对方的颈窝里亲密地靠过去,指尖搭在对方的手臂上含糊不清地说话:


  “你睡醒了吗。”


  歌词太郎闷哼了一声稍作回应,又闭起眼睛整个人往天月身上凑,越凑越近不知不觉就蹭到了对方的嘴角,于是再次说话的瞬间两人的嘴唇都贴在一起,鼻息相互缠绕。


  “没有,需要天月くん亲亲才能醒。”




END




*不要小看一个在长途大巴上坐得腰酸背疼的人的脑洞

评论
热度(60)
  1. 顾束亞芽ゆいつき 转载了此文字
    啊甜..........

© 顾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