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束

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


齐木楠雄最喜欢的普通人.

日圈的,是小号,日常向.


愿意认识我就请看下方啦谢谢你!

(敬称略)


◇番剧/文学/音乐/游戏(不常玩)

声优:神谷浩史✧*。
「DRRR!!」
「万神纪」
「琅琊榜」
HW的爱藏.
写手priest.
制作人的李泽言.
雷mxtx.
雷AtR腐.


—————————♡

◇日方与V家

唱见:天月✧*。
其余:伊東歌詞太郎 赤ティン 大T 汤姐姐 Zero 等
主食合唱:甘党加湿器 mafutin まふ月 96月 FY
乐队组合:SEKAI NO OWARI(世终) GReeeeN(牙医)

VOCALOID CHINA 星尘
VOCALOID FUKASE
国人P:JUSF周存
日方P:匹老板 Neru 橙星 keeno 春卷饭 等

◇好感

歌手:米津玄师
演员:石原里美
爱豆:二宫和也 渡边麻友 前田敦子

—————————♡

◇国人

唱见:茶理理
演员:胡歌 白宇

【歌词月】莫比乌斯环(15)(完)

看完了全文,写的真好啊(╥ω╥`) 非常喜欢(╥ω╥`) !!!

结晶态脑洞:

      (*OOC严重!!无逻辑!!少女心严重!!酸倒牙系列!!!)


      (*_(:з)∠)_躺了一年的我。)






      【莫比乌斯环】(15)(完)




  “我可是真的很喜欢天月君的喔”——




  当初两人的恋爱关系正是以这样的话语作为开端。




  至少在那个时候,不管谁都相信着只要存在喜欢的感情就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至少决定要分开的时候,两人对对方都还满心怀有眷恋和爱情。




  所以说啊,说着“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更何况存在着“可是”和“还”这样词语的句子。




  “——我知道,”天月轻声说道,“我也最喜欢歌词太郎桑,这份心情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是没有用。再怎么喜欢都没有用,无论是我还是歌词太郎桑,在这段关系中已经都成为‘多余的’对象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意外地平静。




  他想到那名女性给他看过的漫画,就像分道扬镳的男主角与女主角明明那么相爱,却还是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分歧一样,当选择的方向不同的时候,他们已经从根本上无法理解彼此了吧。




  爱与理解,本身是毫不相关的两码事。




  就像现在站在这里的两个人,他们曾经那样深入地理解着对方,而现在连完全领会对方话语的意思都做不到。




  再说,道路的分歧意味着无法对另一方有所帮助。这种无意义又不能愉悦身心的恋爱,果然还是不谈才对吧?




  但是,即使如此——即使明知这一切——




  这份充溢在心中的痛苦,依旧不会淡去半分。




  天月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眼圈一定已经变得红通通的。要不是视线无法穿透这样的黑暗,这样不该有的脆弱想必会暴露无遗吧。




  能够躲在黑暗里真是太好了,他这样想着。




  “——并不是那样的。”




  然而伊东好像早就想到了他的答复一般,对此毫无动摇。




  “当初会这样想、并且给天月君造成了这样错觉的我,完全是个毫无头脑的笨蛋。而天月君的话,一开始是没有想过要分开的吧?”




  “不,我当然也是想过的——”




  “你没有,天月君。你说谎的样子太明显了,只有那个时候蠢到家的我才会看不出来。”




  天月不说话了。自己称不上擅长欺骗和谎言,何况再这样扯下去一来毫无益处,二来显得太幼稚。他只能仅仅抿着嘴唇,负气的用沉默无声抗议。




  ——对方的这种态度,显得自己就像个任性的孩子。




  “在那之前,天月君从来没有放弃过相互理解这件事。但是我啊,那个时候、我居然真的会那么以为——我以为那是不可能的,以为选择了不同的方向就真的永远不可能再度靠近了。”




  叹息般的,伊东慢慢俯身过来,似乎想要让两人的气息更加贴近。伞下的空间是如此狭窄,天月无法躲避;两人之间的阻隔只剩下他盖在脸前的手。




  “天月君愿意原谅我吗?愿意原谅这个、轻易就放弃去尝试着再度理解的我吗。”




  天月还是没有说话。




  “从分开之后,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如果是对双方都好的选择,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为什么痛苦得无法忍受呢,为什么会下意识地后悔和怀念呢。我想过,这或许是因为我自己的不成熟,因为我的愚昧和软弱;可是天月君又是怎么想的呢,会为此而受到伤害吗……我竟然,完全没有仔细考虑过。”




  伊东低声说着,然而越发响亮的雨声完全无法遮盖他低沉细微的声线。




  “天月君一直都比我强出太多了。明确了目标之后无论什么都能付出,决定了的事就一定做到底,以及认定了有益处的品质就会拼命维护下去,这些都是。相比起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只知道抓着音乐不放的弱者而已,在此之前连自己的真实都想不清楚……”




  他转而握住了天月的手。天月的手整个都是冰冷的,于是他轻轻摩擦着对方的掌心,意图将之温暖。




  “直到看到天月君在我眼前受伤,我终于真正明确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因为‘可能会失去天月君’这个念头而冰冷——如果要承担那样的后果的话,我宁可自己不曾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瞬间极致的恐怖持续了几乎一整天,我的头脑中除了‘这样绝对不行’之外塞不下别的任何东西。这种事你能理解吗,天月君?




  “然后我才明白过来,归根结底我啊、害怕的事只有这一件。




  “我从来无法认为自己是个成功者,而能够掌握在手中的东西更是几乎没有。会被他人所爱也好,写出歌曲的灵感也好,这一切都只能努力去争取,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了。我曾经体验过一无所有的滋味,因此即使失去了也没什么可怕的,可我唯独不想失去天月君。在刚刚发觉我们之间的疏远的时候,我就设想过了最糟糕的情况:联系越发淡薄,直至彼此完全无法理解,可能会有所争吵,可能会彻底翻脸,到头来连说上一句话都不能——




  “唯有那种事,我连设想都不愿。天月君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明白。”




  当天月再次能说出话时,终于忍无可忍地颤抖了起来,“我不相信。歌词太郎桑你、歌词太郎桑的话……歌词太郎桑,一直是比我纯粹得多的人。我是个卑劣的人所以、总是想些有的没的,连相信别人都不肯,碰到事情第一反应也只有自我保护;但是歌词太郎桑的话,才不会因为自己的欲望或者畏惧而——”




  在他心中,自己喜欢过的那个人始终干净到一尘不染,与自己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像此时此刻,自己只想着隐藏情绪、竖起全身的屏障来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害,而他却愿意将灵魂中最深的东西剖开让别人看到一样。




  伊东歌词太郎,他就是这样强大而单纯。正因如此,无论多少次、无论多长时间,他永远都被这个人所吸引着。




  “所以说啊,”伊东温柔但坚定地将他的手往下拉,“所以说,我们之间的了解并不够,还是不够。我们需要继续了解对方才行;我想更深入地了解天月君,也想让天月君看到我的全部。现在告诉我吧,你愿意原谅我吗,愿意重新给我机会吗?”




  远处掠过的车前灯的黄光照亮了伊东唇角柔软的笑容,也让天月微红的眼眶暴露无遗。那道光并不刺眼,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却无法承受,眼泪就此成串地掉了下来,肆意流淌着沾湿了他的手背。




  “我不要,”天月哽咽着摇头,“我不接受……这种事、我不能接受。分手也是你说、重归于好也是你说,显得我、就像个笨蛋一样……什么都争取不来。我也是——也是想和歌词太郎桑以恋爱中的关系坚持下去的啊,结果到头来除了弄丢了歌词太郎桑之外一事无成……我也……我也想做到些什么的啊,不仅仅作为歌词太郎桑的负担甚至障碍,更不想令歌词太郎桑感到痛苦,但现在我连你的同伴都当不了……”




  啊啊、是这样。




  就像漫画里那个失去了战斗力的女主角一样,因为自己此时此刻的狼狈而胆怯,又固执地怀抱着残存的骄傲,只能将彼此间的距离越发拉远。




  “……对不起。”




  伊东单手用力将天月搂进了怀里。两人的身体相贴,隔着夏季单薄的衣料,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心脏的鼓动;然而只是心与心之间这点微小的距离,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兜兜转转竟然也没能突破,反而渐行渐远了。




  现在再重新走近还来得及吗、现在再去寻找正确的方向,还来得及吗。




  无论多少次的道歉都无法改变过去,但如果连坦然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大概也无法拥有未来。




  “不要哭了,天月君……不要再哭了。”




  他喜欢这个人感性的一面,但同样憎恨让这个人悲伤的事物,包括自己在内。




  “我……从来不想让天月君感到痛苦的。”




  “但是……歌词太郎桑什么都没有做错,任性的、失败的,一直是我,也只有我而已……”




  “不要再说了。”伊东的手掌揉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再听你说下去的话,我大概也要一起哭出来了……这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啊、要是那样就太丢脸了。请别让这种事发生。”




  于是天月再度安静下来,抽泣了一会儿后,慢慢抬起手,回抱住了伊东瘦削的腰。




  两人在仿佛无边无际的雨声中静静抱在一起,就这样好像只有几分钟,又好像很久。




  




  “那两个人,还真久啊……”




  濒临打烊的烤肉店里,COF的另外三人动作统一地双手托腮,面朝窗外,望眼欲穿。




  “不,比起那个,这雨怎么还不停啊。”




  “所以说、果然,比起指望他们回来,还不如指望雨停……吗。”




  “这雨时大时小的,感觉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呢。”




  “那两个人更是,感觉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呢。”




  “……”




  “……”




  “……”




  “唉。”




  三人,同时幽幽吐出了一口辛酸的浊气。




  




  ========================




  “天月君。”




  在夏巡的行程全部结束后,走下回程的大巴时,伊东如此问道。




  “天月君,今晚要去……我家里住吗?”




  这段时间里两人始终处于微妙的气场之中,很难说是好是坏。说是关系修复了吧、又总是似有若无地隔着什么;说是没有变好,天月至少没再摆出之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再拖下去恐怕又会陷入僵局,这样想着,伊东干脆把心一横,直接下了重药。




  天月动作顿了顿,很快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啊。”




  ——同时,普通地答应了。




  伊东很高兴,但是老实说这并没什么好期待的。近期双方过于平淡的态度让他心中越发没底,不过天月愿意和他回去,总归是一个好的开端。




  两人一同回到公寓时天色已经擦黑了。将随身行李贴墙放好,天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不由得久久环顾四周:这里几乎毫无变化,家具没什么挪动,就连桌上的台历都停留在他搬走的那天没再翻动过。




  伊东从他身边绕过去,弯腰打开行李,将里面的物品一件件拆出来找地方安置。




  “啊,mimi酱和pon酱拜托家人帮忙照顾了,所以不在家。看来今天来不及去接,明天天月君可以和我一起去吗?他们也许久没见到你了,都很想念你。”




  原来是少了宠物们吗……




  天月略微不自然地抿了抿嘴唇。




  “那就一起去吧。我只是——那个、我也很想它们两个。”




  说话间伊东已经连同天月的行囊一起拆开,自然而然地取出几件衣服——这种事他以前做得多了,以致于连他自己都是做完了才意识到不对。然而就算如此,他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把两人的衣服摞在一起,拿进了卧室往柜子里放。




  天月只是看着他,没有出声反对。




  “搬回来住吧,天月君。”




  于是他试探着问了。




  没有回答。伊东等了一会儿,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重新往外走去;结果在卧室门口直接撞上了抱着一厚叠衣服的天月。




  “天月君……?”




  天月低着头,盯着最上面一件衬衣的扣子,嘴唇动了动。




  “那个、我——都拿进来了。”




  伊东盯着他。而天月始终低着头,好像那颗纽扣特别好看似的。




  “歌词太郎桑别挡在这里啊。太久没回来,需要收拾的东西还很多呢。”




  ……啊啊。




  伊东的的心情,终于彻底明朗了起来。




  能够回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能够得到机会,真是太好了。




  能够存在于此时此刻,真是太好了。




  他忍不住伸手搭在天月的脑袋上,用力揉了又揉,嘴角也带上了真切的笑意。




  “——歌词太郎桑!”




  天月习惯性地鼓起脸颊,双手都抱着衣服所以没法用手臂护住脑袋,只能尽量扭开脑袋。




  “突然之间做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天月君真是可爱啊,太可爱了所以没能忍住。”




  “你够了喔伊东情话太郎。”




  经过这么一通闹腾,原本那些芥蒂感终于烟消云散了。就像以前最为亲密无间的时候一样,天月自然而然地用肩膀挤开伊东自己走进了卧室。




  伊东紧跟着在他旁边坐下,静静地看着他动手整理起两人的衣物,过了一会儿忽然问道——




  “我可以吻你吗,天月君?”






      —END—




    


      终于能打END好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对这篇我一点留恋都没有!唯一感觉就是“这什么破玩意儿!他们俩到底在干啥!我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了!!”


      说到底这个CP的分手梗大概不应该这么玩_(:з)∠)_




      所以能完结掉真的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29)
  1. 顾束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了全文,写的真好啊(╥ω╥`) 非常喜欢(╥ω╥`) !!!

© 顾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