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束

齐木楠雄最喜欢的普通人.

日常向,啥都看.

本质日圈.

磕各种cp,喜欢善良的人,喜欢可爱的人,喜欢好看的人.

爱的很多,不赘述.

雷ATR / mxtx

大音希声

赞美蛐蛐老师T T!!

蛐-:

#。自然是青赤(帝光,那时阿大的眼睛还是大大的……)
#。俺赤 哑

——————————

学校樱花树下的告示牌前挤满了人,粉红的花瓣落在每个人的头顶,风一吹又四处飘扬开来。青峰粗鲁地甩掉自己头发上的花瓣,想要从一群人中挤出去。要不是被硬拉着他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看什么考试名次,反正像这种只登记学校前200名的榜单上永远也不可能出现【青峰大辉】这几个字,他也无所谓它会不会出现。
青峰好不容易钻了出来,挺起背急切地呼吸着外界的干净空气。他迈步想要后退走开,右脚才往后移动了一步就撞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因为没有听到被撞的叫声,青峰愣了一会才转过头看,身后被撞的人已经蹲在地上,开始捡起貌似是刚才被撞落的书本,一头柔软的红发顺从地倒伏在后脑勺上,偶尔有几缕被高高扬起在空中。青峰连忙蹲下身,伸手抓抓自己的脖颈。
“啊啊不好意思啊,刚才没看到。”他捡起几本书递给对面的人,惊讶地发现对方竟然连双眸都是鲜艳的赤红,还带着一丝自然的湿润默然看着自己。
“额…”青峰没得到对方对于他道歉的回应,有点尴尬地接不上话,“你也来看成绩?”索性没话找话吧。
“人很多啊你进不去吧?你把名字告诉我我帮你看?”
赤发的人依旧没说话,只是捡完书后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青峰轻轻摇了摇头,一声不响地走开。
“……”青峰呆滞地停在原地五秒。
“就这样走了?!没礼貌啊真是的,切。”
“阿大你一个人在说什么呢?”桃井也终于从人群中挤出来,刚好看到青峰一个人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什么。青峰不悦地啧嘴,把刚才的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红头发红眼睛?”桃井歪过头,随即开始双眼发亮,“不会是赤司君吧?”
“哈?那是谁?”青峰咧开嘴,总觉得这个名字听上去很熟悉的样子,似乎刚刚还见过?他转身抬头瞥了一眼,长长的名单前【赤司征十郎】几个字明晃晃地挂载第一位上。
“……考第一就能没礼貌了?!”他突然觉得胸中一阵憋闷,难怪问赤司要不要看成绩得时候一点反应也没有,考成这样还有什么好看的。
青峰正在感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国中生怎么个个都没礼貌,还没感叹完呢脸上就被桃井甩了一摞子的书,眼前一黑后出现的是桃井气急败坏的脸。
“阿大你真是蠢得我都懒得说了,你难道都不融入校园生活的吗?”
“融入那玩意儿能干嘛?有篮球就够了。”
“所以说啊……现在全校不知道赤司君不会说话的人除了阿大大概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

-

老师在讲台上挥舞着双手讲得激情澎湃,青峰一手托着半边脸转向窗外,嘴里叼着的铅笔上下晃动。他一整天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盘旋着桃井的话。

“似乎是因为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病好之后就不能说话了。”

“大病……”青峰小声地重复着这几个字,在想到那个人赤红的发丝和湿润的红眸时暗了暗目光,“能说话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青峰失神地自言自语,又在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后一下子清醒过来。
“…什么啊我乱七八糟在想什么东西啊!”
他一下子大叫起来,然后引来全班的集体注视,又一次被老师逐出了教室。

一直站到放学,班上所有同学都走光后青峰才被允许收拾书包回家。他愤愤地把书往包里胡乱一塞,飞一般跑上走廊,跑过一段路后又放缓了步伐反手背着包在走廊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一边晃动着青蓝色的脑袋。在路过一个教室时他突然停下脚步,愣愣地看着里面正面无表情却认真地往自己书包里放书的赤发少年。偌大的教室只剩下他一个人,窗外橙红的夕阳把整个瘦小的人镀上一层暖红的光晕。青峰犹豫很久,最后还是试探性一般地开口。
“赤司?”
里面的人转过身循着声音看来,在看到窗外的黑皮后也明显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即恢复常态,静静地看着青峰等待他的下一句。
“啊啊,要不要一起回家?”

-

校园里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青峰和赤司走在一起,不管是在发色、肤色,还是身高上都对比得明显。青峰以他的单细胞超强适应能力很快的就不再有什么拘束,像老朋友一样熟络起来。
“哦对了,今天早上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你的事。”青峰解释着,偏头看向赤司。身旁的人也仰头看了看他,对他展露了一个温和的笑以示自己的原谅。
“嘛,我叫青峰大辉。”青峰也跟着笑,兴奋地介绍自己,体内渐渐涌上年少的热情。
赤司低下头像是在思考这个名字,几秒后又重新抬起头看向面前掩不住兴奋的黑皮,微微张开嘴做了一个口型。
【青峰?】
对面的高个男生明显有一瞬间的愣怔,又立刻反应过来摆出一个爽朗的笑,“对,就是这个。”
两个人缓缓走出学校大门,青峰看到马路对面的小卖部后一下来了精神,拉起赤司往马路对面冲。
“我请你吃棒冰。”
他自顾自地把赤司拉到对面,跑进小卖部果断地买了两支棒冰又跑回赤司面前,豪爽地把棒冰往赤发的人面前一递,“呐,给你。”
赤司看看面前的棒冰,又抬头看看青峰,眨了眨眼,完全没有要抬手去接的样子。青峰等得不耐烦,抓起赤司的手把棒冰一塞,然后撕开自己的包装纸开吃起来。他看着赤司低头定定地看着手里的东西,斜了斜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干嘛光看着不吃?”
赤司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又立刻闭上,他缓慢地撕开包装纸,拿出冰棒后在上面轻咬了一口,抬头对青峰弯起眉眼,笑出温柔的弧度。青峰棕色的脸浮上几丝蠢笨的红。似乎是为了掩饰这个,他挥挥手像是不在意,
“喜欢的话以后每天都可以请你吃啊。”

那天青峰只觉得走着走着就把赤司送到了家,连时间是怎么走过的都没有一点印象。他看赤司突然停在某幢房子前,慢了整整一拍反应过来。
“啊,你家到了?”
赤司点点头,过长的刘海随着动作在眼前上下跳动。天色已晚,面前的青峰显得有点不太清晰,只能依稀看到他抬手像是揉了揉后脑勺,接着就传来有些扫兴的闷声。
“那我走了。”
赤司继续点头,看着对面模糊不清的黑皮忍住笑。忽然有一双宽大的手搭上自己的头顶,用适当的力度揉搓了一下他的红发,又很快离开。
“明天再一起回家吧。”青峰扔下这句话,然后彻底消失在了黑暗里。

-

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青峰几乎是在掐着秒等待放学铃声响起,他皱着眉直直盯着手表上的秒针,完全听不到讲台上老师的声音。和赤司一起回家这件事已经持续一周了,两个人逐渐开始变得熟悉,青峰甚至已经把赤司精致的侧脸记得烂熟于心,赤司无声地做口型他也能毫不费力地看懂,交流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丝毫的问题。青峰偶尔会想如果赤司能说话的话会是怎样的声音,但是他每次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拉回自己遥远的想法,觉得【现在也很好啊,切】。
两个人每天都会买两支棒冰,一边吃一边走,青峰偶尔会滔滔不绝地讲自己身边的事,偶尔也会极少话的跟赤司一起沉默着走回家。只是不管是哪种情况两个人似乎都不会尴尬。

又过了漫长的一分钟。青峰不耐地啧嘴,嫌弃讲台上老师讲得天花乱坠的大道理。在难熬的时间里他只好回想一下前几天跟赤司一起回家的经历。他还清楚地记得他用手帮赤司把嘴边的雪糕渍擦去时赤司刹那的呆楞和羞红起来的脸庞,青峰傻笑一下,继续低头盯着手表。
台上的老师仍旧未停,嘴里冒出一大串一大串让人打瞌睡的话,青峰选择直接过滤。
“……是无声的。”
有几个字的尾音飘进耳朵里,青峰一瞬间失神,又突然挺起身子一把拉过坐在自己前面的人的后衣领,粗暴地问话。
“喂,他刚才说什么?”
“诶?……”

-

教室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赤司才站起身开始收拾书包,动作悠闲散漫一点都不急——离青峰来还有点时间。其实赤司的动作并不慢,除了第一次遇到青峰的那天他有事留了下来,其他的时间他几乎都是很快就离开了学校。但也就是那次之后,变得每天都会这么晚离校了。没办法,青峰不是被老师留下来就是篮球部有事,每天都拖得比其他人晚。
其实赤司大可以不等他,却每次都会有意无意地放慢动作。跟青峰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这一点赤司是愿意承认的。听他说话也好,两个人一起沉默也好,不管何时何地都能让赤司很自然地放松,这大概也要归功于青峰与生俱来的【蠢笨】,根本不会去在意赤司的无声,只是像对待任何平常人一样,没有特别也没有照顾,却那么恰好地保护了赤司不愿有别于他人的自尊心。
赤司收拾好书包,侧过头在寂静中听到远处走廊上传来的匆忙脚步声,小幅度地扬起嘴角。

“赤司,走吧。”

-

到家门口的时候天色依旧已经暗沉,赤司等待着青峰每天例行的再见,但今天却迟迟没有动作。他有点奇怪地看着青峰,对面的人顿了顿,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后把什么东西放进了赤司手里。赤司摸了摸手里的东西,是一张纸。他轻蹙起眉,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一下子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青峰的脸贴着赤司耳侧的碎发,表情有点紧张,手上却没放松。
“啊,那个,以后每天都一起回家吧?”
青峰觉得自己有点没用,竟然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可笑地脸红了。他略带忐忑地等待着,直到埋在自己肩上的赤色脑袋轻轻点了一点。青峰一下子就掩不住笑,松开手把赤司掰到对面,“那我走啦。”
他说完后就蹭蹭蹭跑远了,跑到转弯的路口又停下来向着赤司伸直手臂大力地挥手——虽然赤司也看不见。
赤司有点发蒙,搞不清青峰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怎么就红成一片。他看了看手里躺着的纸条,慢慢把它展开,在黑暗中艰难地辨认着上面的字。他的瞳孔微微放大,眼神却柔软下来,赤红的眼瞳里倒映出温暖的月光。

只是四个不怎么整齐的中文繁体字。
【大音希聲】

————————————————

大音希声:世界上最美的声音是无声的。

补课的时候语文老师讲到这个成语,觉得特好听,就写了…
感觉应该不会再忘记它的意思了www

评论
热度(84)
  1. 顾束蛐-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蛐蛐老师T T!!

© 顾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