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束

齐木楠雄最喜欢的普通人.

日常向,啥都看.

本质日圈.

磕各种cp,喜欢善良的人,喜欢可爱的人,喜欢好看的人.

爱的很多,不赘述.

雷ATR / mxtx

快乐王子

推荐

抄起小锤砸盖导家玻璃:

快乐王子 - 1/1


原作奥斯卡·王尔德。


自翻,用来练手的,仅供交流与学习。(无人校对。)


采用原作版本:《Complete fairy tales of Oscar Wilde》(2008)


-


  远在城市的上空,位于高耸的碑顶,快乐王子的雕像伫立在那里。他周身镀着纤薄的黄金,眼睛由明亮的两颗蓝宝石镶嵌,剑柄上一颗巨大的红宝石熠熠生辉。


  人们对他赞叹不已。“他漂亮得就像风向标,”镇上的一位议员评论道,他正渴望树立起自己富有品味的名声:“只是不太实用。”他补充了一句,担心别人会认为他不如实际上的那般务实。


  “你为什么就不能学学快乐王子呢?”一位理性的母亲朝她为了月亮哭泣的儿子发难。“快乐王子从来都不因想要什么流泪。”


  “我真庆幸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沉浸在快乐中的。”一个失意的男人望着这座美好的雕像嘀咕。


  “他看起来就像一名天使!”济贫院的孩子们在从教堂里涌出时喊道,他们身上还穿着猩红鲜亮的斗篷和干净洁白的罩衫。


  “你怎么知道呢?”他们的数学老师说:“你们又从来没有见过天使。”


  “啊!可是在梦里时,我们是见到过的。”孩子们答道;于是数学老师便神情严肃地皱起了眉,因为他并不赞成孩子们做梦。


  一天晚上,有一只小燕子飞到了这座城里。他的朋友们早在六周之前就动身去往埃及,但这只燕子却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因为他爱上了一根十分美丽的芦苇。他们在早春时邂逅,那时燕子正在顺着河流追逐一只黄色飞蛾,忽然之间,芦苇纤细的腰肢吸引了他,于是他便停下与她交谈。


  “我可以爱你吗?”燕子问道,他向来是个喜欢直奔主题的人,而芦苇朝他低低地鞠了一躬。于是他便绕着她旋转飞翔,用翅膀点触水面,划出银色的涟漪。这是他求爱的方式,整个夏季都在其中消逝无踪。


  “这种迷恋太可笑了。”其他的燕子啾啾议论:“她一贫如洗,还有那么多的亲戚。”确实,这条河流的四周都长满了芦苇。随着秋天到来,燕子们便都飞走了。


  在朋友们离开之后,燕子感到了孤独,也厌倦了他的爱侣。“她不懂得谈话,”他说,“我又担心她是个轻浮女子,因为她时时与风调情。”确实如此,每当风起的时候,芦苇便随风优雅地屈膝行礼。“我承认她很顾家,”他继续说:“可是我热爱旅行,所以我的妻子也理应和我一样喜欢旅行才是。”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最终,他朝她发问,但芦苇摇了摇她的头,她太眷恋她的故乡了。


  “你一直都在戏弄我!”他喊道:“我要动身去埃及了。再见!”随后他便飞走了。


  他飞了整整一天,直到夜晚才抵达城市。“我该在哪落脚呢?”他说:“我希望这座城对此早有准备。”


  接着,他看见了高高的碑顶上的雕像。


  “我就在那下榻,”他喊道:“这个地点位置绝佳,还有许多的新鲜空气。”于是他便降落在快乐王子的双脚之间。


  “我有一个金子做的卧室了,”他对自己柔声说道。燕子环视完四周,接着便准备睡下;但就当他把头放到了翅膀下时,一滴水落在了他身上。“多奇怪的事!”他说:“天空里没有一片云彩,星辰都明亮又灿烂,而这里却下起了雨。南欧的气候可真是糟糕。芦苇曾经也喜欢过雨水,但那只是出于她自己的自私罢了。”


  接着,又一滴水珠落了下来。


  “如果连遮风避雨都做不到,这座雕像又有什么用呢?”他说:“我还是去找一个好一点的烟囱吧!”他下定决心,打算飞走。


  但就在他张开翅膀之前,第三滴水落了下来,他便抬起头——啊!他看见了什么?


  快乐王子的眼中充盈着泪水,眼泪正顺着他金色的双颊滑落。他的面孔在月光中看起来十分美丽,这让燕子心中不由生出了怜惜之情。


  “你是谁?”


  “我是快乐王子。”


  “那你为什么还在哭泣呢?”燕子问道。“你让我身上都湿透了。”


  “当我还活着,胸腔里跳着一颗心脏的时候,”雕像答道:“我并不知道眼泪是什么;因为我住在无忧宫,那向来是一个悲伤被禁止入内的地方。在日间,我和我的伙伴在花园中玩耍,而当夜幕降临,我便在大厅里引领众人舞蹈。有一堵巍峨的墙环绕在花园四周,但我却从未在意过墙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因为身边的一切都完美无瑕。我的侍臣们称呼我为‘快乐王子’,如果说享乐便是快乐之源的话,那么我也确实十分快乐。于是我在享乐中活着,也在享乐中死去了。而如今,在我死后,他们把我铸在这高高的地方,城中所有的丑恶与苦痛都尽收眼底,尽管我的心是用铅打造的,但我仍然止不住地想要流泪。”


  “什么!他不是纯金铸造的吗?”燕子对自己说道。他太礼貌,不敢大声发表个人意见。


  “在遥远的地方,”雕像继续用歌唱般的声音说道:“那里有一条小街,街上有一座破旧的房子,上面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透过它,我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坐在桌边。她的面容消瘦又饱经操劳,双手粗糙而通红,上面满是被针头刺伤的痕迹——她是一个裁缝。她正在给一条丝绸长袍的镶边刺上西番莲,这条裙子是女王的侍女预备在下一场宫廷舞会上穿的。而在角落里,她的儿子正躺在病床上,发着烧,想要吃橙子,他的母亲却除了河水之外一无所有,所以他正在哭泣。燕子,燕子,小燕子啊,你愿意把我剑柄上的红宝石带给她吗?我的双脚被固定在了底座上,无法走动。”


  “我的朋友们在埃及等着我。”燕子说道:“他们正在尼罗河上下四处翻飞,跟巨大的睡莲彼此交谈。很快他们就会在法老的陵墓中睡下,而法老本人则安息在绘有图案的棺木里;他被黄色的亚麻包裹着,身上撒着防腐的香料,脖颈上绕着一条灰绿色的玉石项链,双手则像枯败的树叶般干瘪。”


  “燕子,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说:“你愿不愿意再陪伴我一个晚上,做我的信使呢?那个男孩太渴了,他的母亲又沉溺在悲伤之中。”


  “我不觉得我喜欢小男孩们,”燕子答道:“在今年的夏天,我还住在河边时,有两个粗鲁的男孩经常出现,他们是磨坊主的儿子,时不时就朝我扔石头。当然了,他们从来没有打中过我;因为我们燕子可是飞得很快的,此外,我还出生于一个以敏捷著称的家庭;但无论如何,他们的举动仍然很无礼。”


  可是快乐王子看起来是如此的忧伤,小燕子不禁感到了抱歉。“这里真冷啊,”他说:“但我会陪你再过一晚,当你的信使。”


  “谢谢你,小燕子。”王子说。


  于是燕子便将那块红宝石从王子的剑柄上取下来,衔着它掠过镇上的重重屋顶。


  它飞过教堂的高塔,那里伫立着纯白的大理石天使塑像。他飞过宫殿,舞会的响动正从其中传来。一个美丽的女孩和她的恋人从宫殿里走到了露台上。“这些星星是多么美啊,”他对她说:“爱情的力量也是如此美好!”


  “我希望我的裙子能在明天舞会之前按时完工,”她答道:“我要求上面要绣着西番莲;可是那个裁缝太懒惰了。”


  它飞过河岸,望见航船的桅杆上挂起了灯笼。它飞过贫民窟,看见犹太老人们正在讨价还价,手里用铜秤称量着金币。最后,他来到了那间破败的小屋。他朝里看去,那个男孩正在床上痛苦地翻滚着,而他的母亲已经因为过度劳累而睡着了。他跳进小屋,把那块红宝石放在桌上的顶针旁。接着他便在床周轻轻盘旋,用翅膀为男孩送去凉风。“真凉快啊,”男孩呓语:“我一定好起来了。”接着他便陷入了甜美的深眠里。


  燕子飞回了快乐王子身边,告诉了他这些完成的事情。“真奇怪,”他说道:“虽然天气依然很冷,可我现在感觉暖和多了。”


  “因为你做了一项善举。”王子说道。于是小燕子不由得为此开始了思索,之后他也睡着了。思考总是令他感到疲倦。


  白天来临,于是燕子飞向河边,洗了个澡。“真是个神奇的现象!”鸟类学的教授在穿过桥的时候惊叹:“一只冬天里的燕子!”接着他便为此在本地新闻上发表了一篇很长的论文。每个人都在引用它,它里面实在有太多他们看不明白的词汇了。


  “今晚我就要去埃及了。”燕子说道,他正因为这个想法而兴致勃勃。他去造访了城里所有的纪念碑,在教堂顶端的尖顶上坐着消磨时间。麻雀们在他的所经之处叽叽喳喳:“这是个多么令人瞩目的陌生人!”于是燕子便为自己感到非常愉快。


  当月亮升起时,他飞回了快乐王子身边。“你希望我在埃及为你做些什么吗?”他喊道:“我要动身了。”


  “燕子,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说道:“你愿意与我再共度一个晚上吗?”


  “我的朋友们在埃及等着我,”燕子答道。“明天他们便会飞到第二个大瀑布下。河马们藏身在灌木丛里,而门农神则坐在花岗岩的王座上,他整整一夜都在仰望星空;当晨星闪烁,他便会发出喜悦的欢叫,之后再度归于沉寂。随后正午到来,黄色的狮子们来到河边饮水。他们的双眼就像是绿玉,吼声远比瀑布更加洪亮。”


  “燕子,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说:“远远地,在城市的另一边,我看见一个住在阁楼里的年轻人,他趴在一张盖满了纸的桌子上,身旁的玻璃樽里放着一束枯萎的紫罗兰。他有一头棕色的卷发,嘴唇如同石榴一般红润,还有一对大而梦幻的眼眸。他正在试着为剧院里的导演写一出戏,但是却冷得无法下笔了。他的壁炉里没有火,饥饿又令他昏昏欲睡。”


  “我会陪你再过一晚。”燕子说,因为他有一颗美好的心。“我该给他也带去一颗红宝石吗?”


  “唉!我没有红宝石了,”王子说:“我的双眼是我身上仅有的东西了。它们是用罕见的蓝宝石做的,一千年前经人从印度带离。挖出一枚,把它带给那个年轻人吧。他可以把它卖给珠宝商,这样他就能买到食物和柴火,再写完他的戏了。”


  “亲爱的王子,”燕子说:“我不能这么做。”他开始哭泣。


  “燕子,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说道:“照我说的做吧。”


  于是燕子便啄出了王子的一只眼睛,飞到了学生的阁楼上。由于屋顶上有一个豁口,于是它便很轻松地进去了。他穿过洞,飞进屋子。那个年轻人正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并没有听见鸟儿翅膀的挥动声,而当他抬起头时,发现那枚漂亮的蓝宝石正躺在枯萎的紫罗兰里。


  “有人开始赏识我了,”他喊道:“这一定是某位慷慨的崇拜者送的。现在我能完成我的剧本了。”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开心。


  下一天,燕子飞去了港口。他坐在一艘货轮顶上,观察水手们用绳子将箱子从货舱里拉出来。“拉一把——呀!”他们在箱子被抬上来时吆喝道。“我就要去埃及了!”燕子喊道,但是没有人在意。当月亮升起时,他飞回了快乐王子身边。


  “我是前来与你道别的。”他说。


  “燕子,燕子,小燕子。”王子说道:“你愿意与我再共度一个晚上吗?”


  “已经是冬天了,”燕子答道:“冰雪很快就会降临。但在埃及,太阳正把鲜绿的棕榈树晒得暖洋洋的,鳄鱼们姿态慵懒地躺在泥浆里。我的伙伴们正在巴勒贝克的寺庙里筑巢,红白相间的鸽群咕咕叫着注视他们。亲爱的王子,我必须离开你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明年的春天,我将为你带来两颗宝石,来弥补被你送走的那些。红宝石会比鲜红的玫瑰更艳丽,蓝宝石将如大海一般湛蓝。”


  “在下方的广场,”王子说道:“那里有一个卖火柴的女孩。她把她的火柴都掉到了水沟里,它们全都泡坏了。她的父亲会因为她没有带回足够的钱教训她,现在她正在哭泣。她没有鞋袜,头上也没戴帽子。取走我剩下的那只眼睛送给她吧,这样父亲就不会打她了。”


  “我会陪你再过一晚。”燕子说:“但我不能把你的另一只眼睛也取下来。那样你就完全瞎了。”


  “燕子,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说:“照我说的做吧。”


  于是他啄出了王子的另一只眼睛,带着它从空中飞了下来。他飞向那个卖火柴的女孩,将珠宝投向她的掌心。“好可爱的玻璃球!”小女孩惊叹道,她欢笑着跑回了家。


  燕子回到了王子身边。“你现在已经瞎了。”他说:“所以我要永远陪着你。”


  “不,小燕子。”可怜的王子说道:“你现在必须起身去埃及了。”


  “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燕子说,然后他便在王子的脚边睡下了。


  整整一天时间,他坐在王子的肩上,向他诉说那些他在异国见到的奇妙故事。他向他描述红色的朱鹭在尼罗河畔成群结队,用喙捕捉金鱼;与整个世界同样古老的斯芬克斯居住在沙漠里,通晓着所有的知识;还有那些商人,跟随在他们的驼队身旁缓缓前行,手里握着琥珀念珠;还有山峦与月亮的国王,他的肤色漆黑如同乌木,供奉着一颗巨大的水晶;以及栖息在棕榈树上的绿色巨蟒,有二十名祭司负责用蜂蜜糕点喂养它;还有那些以树叶为船渡湖的侏儒,经年累月地进行着与蝴蝶的战争。


  “亲爱的小燕子,”王子说:“你告诉了我许多奇异的事情,但更加奇异的是世间男女们正经受着的苦难。世界上没有比悲恸更神秘的事情了。在我的城市里逡巡一圈吧,小燕子,告诉我你都看见了些什么。”


  于是燕子便在这座城市里盘旋了一圈,他看见了在豪宅中寻欢作乐的富人们,而乞丐们则不得不坐在门槛上乞讨;他飞过昏暗的小巷,看见饥肠辘辘的孩子仰着苍白的脸,疲惫地从屋里望着漆黑的街道;在一座桥的桥拱下,两个小男孩依偎在彼此的怀抱里试图取暖。“我们真饿啊!”他们说。“你们不能在这里躺着!”守桥人呵斥道,于是他们便起身,走进了雨中。


  然后,燕子飞回王子身边,并告诉了王子他所见到的一切。


  “我身上镀满了黄金,”王子说:“你必须把它们一片一片取下来,带去给我城中的那些穷人;活着的人总是认为金钱可以令他们得到幸福。”


  于是燕子将黄金一片一片地王子身上剥啄下来,直到王子变得周身暗淡无光。一片一片地,他把黄金带给穷人,孩子们的面庞上也随之泛起了玫瑰色,他们欢笑着在街上嬉戏起来。“我们有面包了!”他们喊道。


  然后雪降下来了,霜也结了出来。街道看起来仿佛是用白银铺就,明亮且闪闪发光;长长的冰柱像水晶匕首一样从房屋的檐口垂下,出外的行人换上了毛皮着装,小男孩们则戴着猩红的帽子在冰上溜起了冰。


  可怜的小燕子变得越来越冷,但他不愿意离开王子。他太爱他了。他在面包店的后门趁主人不注意时捡取残渣充饥,靠扇动翅膀来为自己取暖。


  但到了最终,他知道他也要死去了。燕子靠着仅剩的力气再一次飞向了王子的肩膀。“再见了,亲爱的王子!”他低语:“你愿意让我吻一吻你的手吗?”


  “我很高兴你终于要去埃及了,小燕子。”王子说道:“你在这里留得太久了,但你必须吻在我的唇上,因为我爱你。”


  “我并不是要去埃及,”燕子说道:“我是要去向死亡的屋檐下。死亡是睡眠的兄弟,不是吗?”


  于是他便在快乐王子的双唇上留下一吻,而后坠落在了他的脚边。


  在那一刻,一声奇异的碎裂响动在雕像的身体里炸开,仿佛有一件东西破碎了。正是那颗铅做的心脏碎成了两半;能造成这种结果的肯定是一阵致命而强烈的霜冻。


  第二天的清晨,市长在市镇议员的陪伴下来到了广场。正当他们路经方碑时,他抬眼看向了雕像:“天啊!快乐王子看起来真是寒酸!”他说。


  “确实非常寒酸!”市镇议员们喊道,他们总是跟市长意见一致的;于是他们也抬起头看了看雕像。


  “他剑柄上的红宝石脱落了,他的眼睛不见了,而且他也不再是金色的了。”市长说道:“实际上,他并不比一个乞丐好到哪里去!”


  “并不比一个乞丐好到哪里去!”市镇议员们附和道。


  “而在这里,还有一只鸟死在了他的脚边!”市长继续说道。“我们必须签署一个公告,禁止鸟类死在这个地方。”于是镇里的记录员便为此起草了一份提案。


  人们将快乐王子的雕像取了下来。“既然他已经不再美丽了,那么他也不再有用处了。”艺术教授在大学里说道。


  接着他们把雕像送去熔炉里熔化,市长则开了一场会议来决定剩下的金属该如何处置。“当然了,我们必须另立一座雕像,”他说:“而且当然应该是我的雕像。”


  “应该是我的雕像!”其他的市镇议员们纷纷说道,他们为此争吵不休。上一次我听闻他们的消息时,他们的争吵还在继续。


  “多么奇怪的一件事!”铸造厂里的监工说道:“这颗破碎的铅心在熔炉里无法熔化。我们只能把它丢掉了。”之后他们便把它扔进了垃圾堆,燕子的尸体也在那里。


  “把这座城市里两件最宝贵的东西带给我。”上帝对他的一名天使说道;那名天使便为他带来了小鸟的尸体和那颗铅心。


  “你的选择很正确。”上帝说:“在我天国的花园里,这只小鸟将重新开始歌唱,而在我的黄金城中,快乐王子会将我的名字传颂。”

评论
热度(14)
  1. 顾束抄起小锤砸盖导家玻璃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

© 顾束 | Powered by LOFTER